Classical Articles 

The Greatest Whistler In China History--Kun Liu Who Defeated the enemies By Orawhistling   

By Whistler Li(Lizhong Li)

I am pleaed to inform you of some REFs on China whistling history.There is long whistling history in China.According to the important literature of encient China,there is 2400 year's whistling history and many whistling experts in China.
In Jin Dynasty,China whistling was in a time of great prosperity.Kun Liu is the greatest whistler in China history,he once defeated the enemies by orawhistling.
Kun Liu (271 AD~318 AD) was born in Weichang,Zhongshan,Jin Dynasty,now namely Wuji county,Shijiazhuang,Hebei,China.So I selected Shijiazhuang as the place where the first whistling festival of www.cnwhistler.com was held.He was a Genenal,poet and musican.Kun Liu's whistling history was recorded in History of Jin (sixth volume).I translate it into English as follows:
The Genenal Kun Liu and his army were surrounded in Jinyang,now namely Taiyuan,Shanxi,China)by thousands of horse soldiers of Xiongnu(ancient nomadic people living in north China).The Genenal Kun Liu and his army were in creasingly pressed into a corner.Kun Liu climbed up the gate tower under moonlight and orawhistled a song without accompaniment.The orawhistling was so steady,powerful that after hearing his orawhistling all the enemies exclaimed that how the Genenal Kun Liu was brave.In midnight,Kun Liu performed Xiongnu's songs with reed pipe(an instrument used by northern tribes in ancient China).Then the Xiongnu's soldiers began to think of their native place and sobbed.The Genenal Kun Liu orawhistled another song before daybreak.The Xiongnu's army had to leave.
Sui Chenggong who was a writer in Jin Dynasty,wrote Rhyme Prose About Whistling,appreciating whistling music especially.
Guang Sun in Tang Dynasty published Whistling Gist,which is his special works on whistling.12 kinds of methods about whistling had been intraduced in Whistling Gist.According to my research,only several whistling methods in it have been handed down to this very day.
All the A/M REFs and more about whistling history in China in details written by me in Chinese,titles with English can
be find in my whistling site http://www.cnwhistler.com

    Orawhistling Loudly In Top Of The Hua Mountain

By WhistlerLi(Lizhong Li)

The Hua Mountain is one of the Four Famous Mountains in China and is known as it's dangerous steep.People responses differently when visiting the Hua Mountain.Then four stories happened:crying,laughing,whistling,whistling.

Yu Han was the great writer and poet of the Tang Dynasty in ancient China.Once he visited the Hua Mountain.He was scared to cry when he was on the way of the Canglung Ridge which is the most dangerous ridge of the Hua Mountain.Then he began to write a Help Me letter and threw it downto the foot of the Mountain.The head of Huayin County sent his subordinates to carry Yu Han to the safe place after hearing this matter.This is the first story.

The second story as follows:

Wenbei Zhao was from Wuxiang,Shanxi,ancient China.When he was 100 years old,he toured the Hua Mountain.He laughed,hearing Yu Han'crying story at the Canglung Ridge.Then he had the words This Is The Place Where Yu Han Cried And The 100 Years Old Wenbei Zhao Laughed At Him in Chinese carved on the cliff.

Later,a man whom was named Bo Li climbed the Hua Mountain.Seeing the Canglung Ridge and knowing the a/m stories,all sorts of feelings were well up in his mind.So he wrote a poem on the cliff:...The old Han crying,the old Zhao laughing.one crying and another laughing.How interesting!Bo Li does not cry,does not laugh,but does Orawhistle a long voice.This is the third.

The poets of ancient China would like Orawhistling a long voice on the top of the famous mountains.

The fourth is about me.

Going sightseeing in the Hua Mountain in the autumn of 2004,I tried to find specially the place where Yu Han threw his Help Me letter and cried at Canglong Rigde,and Orawhistled a long voice,imitating Bo Li' Orawhistling.The long whistling voice echoed again in the Canglong Ridge.If Yu Han,Wenbei Zhao and Bo Li had soul,they would say with different voices:I have heard the long Orawhistling voice again in the Hua Mountain.Thank you!
   

口哨艺术登上央视春节晚会大雅之堂Orawhistling art enters CCTV Spring Festival Evening

口哨李(李立忠)Whistler Li(Lizhong Li)

于2003年大年初二播出的中央电视台七频道《盛世欢歌--中流砥柱庆新春》春节文艺晚会中,有两位口哨演员与李古一、殷秀梅、关牧村、闰维文、李丹阳、陈思思、赵炎、李文其等众多的明星大碗同台献艺。这两位口哨吹奏者一个就是中国口哨网的站长、人称口哨李的李立忠先生。他与另一位口哨演员合作表演的口哨二重奏《祝你愉快》在“吹技联奏”情景表演中首先出场。这台春节晚会的总导演说:“‘吹技联奏’情景表演是这台晚会的亮点。”
经过国内众多热爱口哨吹奏的人们十多年的艰苦努力,口哨艺术这种为人们喜闻乐见的传统民间艺术的形式现在逐渐进入广播电台文艺节目、电视文艺节目、音乐会等大雅之堂,甚至也有了口哨交响音乐会。口哨艺术登上2003年央视《盛世欢歌--中流砥柱庆新春》春节文艺晚会的大雅之堂,是中国目前口哨界的最高成绩,也是中国口哨界在正式演出中第一次采用二重奏的形式。
目前口哨吹奏者遍及全国,而且什么阶层的人才也有。既有功成名就的作曲家、小提琴演奏家,也有远在新疆塔克拉玛干从事石油开发的石油工人,既有大学的在校本科大学生、大学研究生,也有小学生和中学生,既有机关干部,也有农民。近十年来,人们可在北京、石家庄、广州、深圳、珠海、衢州、哈尔滨、西宁、大连、青岛、苏州、南京、铜陵、温州、南昌、成都、西安、新乡等地欣赏到当地的专业口哨吹奏者表演的口哨艺术。
从2000 年6月起,口哨朋友们也有了网上活动的平台中国口哨网(www.cnwhistler.net)。中国口哨网已初步将国内口哨朋友团结起来,同哨友们一起努力争取相关部门的支持以成立中国口哨音乐协会、筹办中国口哨艺术大赛、组建中国口哨网艺术团;中国的口哨家通过中国口哨网也开始了与国外职业口哨家的友好交流。
口哨艺术在魏晋南北朝时曾达到鼎盛时期。随着中华民族的复兴,中国的口哨艺术也必将开始复兴。

口哨音乐在中国Orawhistle Music In China

口哨李(李立忠)Whistler Li(Lizhong Li)

    在我国口哨艺术源远流长。口哨音乐曾在中国延续了约两千四百年(公元前11世纪------公元13世纪)。

    早在《诗经》所反映的时代,即公元前11世纪至公元前7世纪,啸――口哨音乐就已经存在了。《诗经》曾记载:“其歌也啸”,就是说歌曲也可以用口哨来吹奏。中国古代曾出现过许多口哨音乐专家。魏晋时期是口哨音乐的鼎盛时期,出现了几位口哨音乐大师。魏晋时期的“竹林七贤”中的阮籍就是口哨音乐专家,他曾向当时的口哨音乐大师孙登请教。 据史料记载我国古代文人学者能吹口哨并研究其艺术者亦不乏其人。距今1千多年前的东汉文学家许慎就在他所著的《说文解字》中为其注释:“啸、吹声也。”西晋文学家成功绥也在其所著的《啸赋》中,称口哨“发妙声于丹唇,激哀音于皓齿。”到了唐朝,口哨音乐仍然盛行,如唐朝大诗人王维就有诗云:“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到公元13世纪(南宋末年),口哨音乐仍然存在。元明以后就难见其踪迹了。 
口哨音乐在中国绝响了数百年后现在开始了复兴。中国目前出现了一批知名的口哨音乐演奏家,如原中国交响乐团的双簧管演奏家张棣和先生、广东的粟杰、珠海的罗克、台湾的李贞吉父子、四川的谢桦等。也涌现了一批开始展现身手的新秀。广州的陈强则将口哨音乐与口技、杂耍、魔术等结合起来。可见国内善啸者不乏其人。小提琴家陈立新、作曲家卞留念还曾“反串”口哨独奏。
口哨音乐在我国不仅有悠久的历史,还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口哨音乐爱好者数不胜数。目前与推广、复兴口哨艺术为己任的中国口哨网和口哨李李立忠保持长期联系的口哨朋友已超过300人。

2004年,有些哨友尝试组织了口哨比赛。但由于受主办资格、参赛人数、透明度等方面地限制,截至到目前,国内还没有国家级的、较权威的口哨比赛。

中国口哨网善意地提醒各位哨友:根据现有的国内法规,在中国口哨音乐协会挂牌之前,任何冠以“中国”、“华夏”字样的口哨比赛,主办方必须事先获得中国文化部的授权,持有中国文化部的批准文件,才具合法性。通常情况下,县里只能主办县级的口哨比赛;市里只能主办市一级口哨比赛;省里只能主办省一级的口哨比赛。即使省政府是主办方,获得中国文化部的授权后才能举办国家级的口哨比赛。因此,真正热爱口哨艺术和口哨事业的朋友,为口哨的长远发展,要相互提醒,注意口哨活动的合法性问题。

2005年国庆期间,中国口哨网成功组织了首届中国口哨网音乐节,成为中国口哨界的盛事(相关细节请参看《口哨音乐节》栏目)。

数年来,中国口哨网站长口哨李李立忠与数位热心哨友一起为发起、筹备中国口哨音乐协会而奔忙着。中国口哨音乐协会的正式挂牌将对我国的口哨音乐事业的发展提供组织上的保障。而范子烨教授对中国古代口哨音乐的研究成果将使越来越多的音乐家及有识之士认识到“啸”----口哨音乐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共同推动中国口哨音乐早日步入大雅之堂。

    口哨音乐在世界Orawhistle Music In The World

    口哨李(李立忠)Whistler Li(Lizhong Li)

    口哨艺术有着悠远的历史。早在公元前2世纪、文明古国印度就见踪迹、该国喀尔康河地区的浮雕中,至今仍保留着吹口哨的女伶图像。据文字记载,印度梵文经本法规定,凡重要的祭祀,必须以吹口哨代替唱礼歌,这一制度甚至流传至今,到了19世纪,口哨艺术风行世界,无论绅士淑女,贵族平民都喜欢它。据说伟大的革命导师马克思也常在工暇之余吹口哨自得其乐!由于具有广泛的群众性、世界各国涌现了一批技艺超群的口哨演奏家且有的以口哨吹奏为业。有的作曲家还专为口哨谱曲。美国作曲家、长号演奏家卜莱尔专为口哨谱写的《口哨与小狗》大家已耳熟能详。据不完全统计,国外现存的口哨曲目多达205首(参见《口哨曲目》栏目);可见口哨音乐在国外的风行程度。不仅如此,目前国外已出现专门吹奏古典音乐的古典口哨音乐家。 从1974年开始,世界口哨音乐协会每年春天于美国北卡罗莱那州的路易斯堡(Louisburg, North Carolina ,USA)举行一次世界口哨音乐大赛。在英文yahoo.com,输入whistler(啸者)目前就可查出7位啸者及其网站.

口哨名曲与名家“反串”Orawhistle And Music Experts

    口哨李(李立忠)Whistler Li(Lizhong Li)

    《桂河大桥进行曲》,原名《波基上校进行曲》。此曲专为口哨而作,最能代表口哨音乐的特点。后成为电影《桂河大桥》插曲《桂河大桥进行曲》。美国作曲家、长号演奏家卜莱尔专为口哨谱写的《口哨与小狗》最为音乐爱好者所熟悉。中国歌剧舞剧院交响乐团著名小提琴家陈立新,曾以活泼风趣的口哨独奏演出《波基上校进行曲》,给人们带来一种新的音乐时尚。东方歌舞团著名作曲家卞留念对该进行曲不但情有独钟,而且“身体力行”------在舞台上以行军速度边走边用口哨吹奏《波基上校进行曲》。这两位“大家”的口哨独奏已达口哨专业水平。

    口哨音乐与影视剧的结合Orawhistle Music And Film /TV

    口哨李(李立忠)Whistler Li(Lizhong Li)

 
    口哨音乐已与影视剧广泛结合起来。欧美的影视剧已大量使用了口哨音乐。近期上映的故事片《桂河大桥》的主题曲“波基上校进行曲”的主旋律就是用口哨吹奏的。电视剧《高根鞋》主题曲的主旋律就是用口哨独奏与其他器乐独奏交替出现的,令人耳目一新。国产影片中应用口哨音乐较早的则是《赤橙黄绿青蓝紫》,其插曲也是用口哨吹奏的。解小东也在一部MTV的间奏中使用了口哨独奏,首开MTV应用口哨音乐的先河。现在广告人已争先在电视 广告中使用口哨音乐,借助口哨独特的魅力以加深观众的印象。

     口哨音乐与电视广告Orawhistle Music And TV Ad.

     口哨李(李立忠)Whistler Li(Lizhong Li)

     近年来,电视广告开始出现大量采用口哨和口哨音乐的趋势。最早在电视广告采用口哨音乐的是中央电视台八频道(影视剧频道)为自己做的栏目广告。 而最早在电视广告中采用口哨的是《中国电视报》。接着“欧陆地板”、“格力空调”、“旺仔牛奶”等也相继在电视广告中采用了口哨。“巨能钙”是继中央电视台八频道之后第二家采用口哨音乐的。中央电视台八频道首开在电视广告中采用大段的配有伴奏的口哨音乐的先河,令人耳目一新。最近“荣事达”电冰箱也在电视广告中使用了口哨音乐。

     口哨音乐在中国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许多人在心情愉快时会情不自禁地用口哨吹起歌曲来;反过来,当人们听到优美动听的口哨音乐时也会产生好心情。如电视广告能采用口哨音乐,则会吸引大批的青少年,特别是广大的白领阶层(拥有较高的稳定收入的阶层),起到事半功倍的广告效果。


   
二、专家谈口哨Experts Talk About Orawhistle

一、口哨随笔Orawhistle And Me

------龚镇雄Professor Zhenxun Gong 

    谈起口哨,有的人可能认为:浪荡小青年,鼓起腮帮子,翘起嘴唇,嘴里嘘哩嘘哩地,吹起小曲儿,不登大雅之堂。可是我却很喜欢,国内、外还有不少人乐于此道,可以登上舞台,还可以出唱片、开音乐会。这也是一件真真确确、人人都有、可以随身携带,比任何其他的都方便的乐器。

    我从小喜欢音乐,虽然没有出身在音乐世家,却喜欢买本《大戏考》(解放前每年都由电台推出一种各种戏曲、曲艺、歌曲的脚本)跟着收音机(我家里买了一台三个电子管的再生式收音机,我视为致宝)哼唱,也学着大孩子们嘘哩嘘哩地吹口哨,反正走到哪里都可以吹。慢慢就成调了。后来吸气也能了。

    到了高中,自己找本书看看自学了“和声学”,知道同时出两个音可以形成和声,比单音好听,于是试用嘴唇的两侧发不同的音吹成口哨的和声。在余《音乐声学》这本书及在北大和中央音乐学院讲课时,讲到乐器及歌唱发声,我认为口哨是一种由“唇簧”起振、由“管”耦合而发声的簧管乐器,像喇叭(号)、单簧管和双簧管一样;也有认为口哨的振动像声带那样直接振动而发声即简单的簧振乐器,像口琴、手风琴、八音琴一样。(不过也有认为歌唱发声也是声带起振,胸、腹、头腔耦合发声的。)莫衷一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不过有两个事实是“我安上满口假牙后,口哨声没有过去响了;吹气顺时(气流不见小),口哨声不易控制了。吸气亦然。

    口哨的优点除了人人皆有、不用花成本、随时可用以外,还可以随意控制音调,同各种乐器或乐队都可以协同,音色亦可改变一点点。缺点是音域太窄,每个人的音域基本固定,音量一般较小。

    现在的青年可能注意力不在这上面,不过我正是希望把这门艺术发扬光大,开我们自己的音乐会,出我们自己的唱片,有我们自己的“大师”。

    最近我正在写一本《天下物理》的书,包罗物理学的方方面面,在“音乐物理”这部分中,我会把“口哨”罗嗦几句。

    注:作者是北大物理系教授、音乐声学专家、中央音乐学院客座教授,此文应口哨李李立忠之约而作。

    二、国内外研究口哨(啸)的文史专家Experts Studying Orawhistle In Culture And History Fields 

           1、林谦三——最早研究啸的人
  
    日本学者林谦三是最早研究啸的人,著有《东亚乐器考》,钱稻孙译,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其中,第四章第一(325-329页)“啸与指笛”中有印度女演员吹奏口哨的图片资料。此书书店有售,亦可在网上超星图书馆找到。

         2、李曼

    她发表于《世界知识画报》90年11月版的总第89期上的“上帝赐予的魔笛――漫谈口哨艺术”中有许多国外的有关口哨的图片。

         3、孙机

    中国历史博物馆的孙机,发表于《文史知识》85年第7期上的文章中有南京出土的“竹林七贤”砖雕上阮籍正在吹口哨的图片。范子烨教授发表于1995年《中国文化》总第12期的文章也有此图片

         4、孙广

    唐朝时出版的孙广所著的《啸旨》是中国古人研究口哨的唯一专著,已编入《丛书集成初编》第1680册。

         5、范子烨

    原黑龙江大学中文系教授范子烨曾于2001年在美国佛州大学亚非语言文学系做访问学者,现为中华书局编审。范子烨教授关于中国古代口哨音乐的研究成果有:

专著


《中古文人生活研究》

山东教育出版社2001年6月出版,页1-573,430千字。

该书第十章“音乐与诗的凝结”专论中国古代的口哨音乐“啸”。

学术论文

1、《论阮籍善啸》

哈尔滨:《北方论丛》,1999年第2期,页44-50,9千字。

2、论“啸” —绝响的中国雅乐》

哈尔滨:《求是学刊》,1997年第4期,页74-77,7千字

3、《“啸”:东方古国的口哨音乐》

北京:《中国文化》,总第12期(1995年版),页177-184,12千字。 

4、《论“自然之至音” — “啸” 》

哈尔滨:《求是学刊》,1994年第3期,页65-71,9千字。

注:以上资料由范子烨教授提供。口哨李李立忠特别感谢范子烨教授对中国口哨网的一贯支持以及对中国古代口哨理论的突出贡献!


三、参考信件Reference Letters 

本栏目将口哨李李立忠与几位口哨朋友关于口哨的讨论、探讨的往来信件奉献给众多的口哨朋友,供参考。 

口哨李李立忠与广州口哨爱好者梁道霁的通信 

发件人: Whistler Li (李立忠) 收件人: 抄送: (无)
发送时间: 2001-07-30 00:20:37 优先级: 普通
标题: 知音

你好!不知怎么称呼你。看来你至少是一位真正的口哨爱好者,也许是一位正在崭露头脚的口哨家。无论如何,你对口哨的执着令人感动。我们可以相互学习、相互促进。
如方便请给我打电话:0311-7039321(办公室)或将你的电话告诉我让我们先认识一下。
口哨李 李立忠

发件人: Whistler Li (李立忠) 收件人: 抄送: (无)
发送时间: 2001-07-30 23:13:08 优先级: 普通
标题: 探讨

道霁友: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既然你年少时就被口哨音乐打动并能进行口哨吹奏,说明你已具备口哨音乐演奏员的基本素质:一是乐感好;二是会吹口哨,即能较自如地吹出声音来,哪怕是一个简单的音符。当然能吹出旋律的人肯定具备了较高的天赋,这样的人也为数不少。但能否达到较高层次就要视对气息的控制如何了,无论你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控制。必须有足够的气息才能控制声音的大小,实现声音的完美、才能打动人。但气息和肺活量有所不同,就像习武之人的力气不一定超过常人,但他善于利用力气。
以下为口哨李李立忠(L)与成都牧童短笛文戎(W)的本月29日的网上对话,供你参考。

(略)
祝道霁友口哨技艺突飞猛进!
口哨李 李立忠
另:我手头有李贞吉先生的最新CD。想必他当年身手不凡,但这张CD中老先生因年老气息所限,音色打了折扣。

发件人: Whistler Li (李立忠) 收件人: 抄送: (无)
发送时间: 2001-07-31 22:13:57 优先级: 普通
标题: 再探讨

道霁友:
你好!我想,目前乐理对你影响不大。传说歌王帕瓦罗第不识谱,歌唱家李谷一也不识谱。如果一个人对乐谱很有研究,那他很可能是音乐家或作曲家,但他不定是歌唱家,也不一定是独奏家。很多优秀的民间歌唱家也不识谱。关键是乐感好。而你不缺乏这个。认识音乐有很多方法,识谱只是一种方法。当然识谱肯定益于我们技艺的提高。
音质或音色主要取决于气息的控制。当然,口或唇的的特定的情形(不管是干、润,还是松、紧)又对气息的控制产生微妙的影响,进而对音色产生影响。我们应将口哨这个特殊乐器的重要部件口或唇尽量保持在正常的状态。
你所说的两种声音我没听到过,不知为何物。但我在网上听到过国外的“喉哨”,也是两种声音,好像是在冬天的北风中有人从远处吹口哨。我和我的小孩也能吹出“喉哨”效果。不过如果你的特殊的两种声音能稳定下来也许能自成一家呢!
目前节奏型的旋律吹不好没关系可先吹一些抒情歌曲。气息足了就好了。口腔溃疡使你不能自如地控制气息,不可小视。据我的经验多喝些桔子汁口腔溃疡就好了。
吹口哨确实可用吸来发声,但不可强求。我虽然能用吸发声但很少用于吹奏歌曲,而多用于与吹配合模仿百灵鸟叫。如你仔细体会吹出的与吸所产生的效果有细微的差别。其实,充实的气息可达到“声断气不断”。
以上只是我个人的看法不知妥当否?
口哨李 李立忠

李老师:
你好!
真不好意思,这么迟才给你回信。近来工作忙吗?
前一段时间,舌头溃疡又犯了,痛了一个多星期,真要命。不过现在又好了,没什么事。
这段时间吹口哨又感觉到口型有点难掌握,还有舌的位置。我在吹口哨时,舌是顶在下齿龈,我曾在网上找到一篇吹口哨的古文,有好多内容看不太明白,我把它摘录下来了,本想今天请您帮参考一下,谁知又不知被谁删去了,真扫兴。在文中提到舌应向上,我试着这样做,可根本发不出声。在吹一些歌曲时,有时要很高的调,我感觉唇部的气流很强,但声音却很小,有时会吹不出声,这一点如何去控制?还一个老问题,气息的长短,声音的延续,我不能将一个音拖得很长,我不久前买了一张吹口哨的CD,跟着碟学,有时一个很长的音我一口气却吹不下来,如何去提高?是不是要加强锻炼,增大肺活量。虽然你上次也说过这问题,可其中的技巧我还是难以掌握。
平时上班是不方便吹口哨的,最多还是在上下班的路上吹,此时是在运动中,这时候的气流更不好控制了,尤其是在上下楼梯时,随着脚步的震动,气息也在震动,使得吹出来的声音不流畅,到现在我还没找到一个比较好的方法。
李老师有没有写一本关于吹口哨的书?真想有一本这样的书来学习。听碟只能学着吹旋律,但是其中的技巧、方法有时很难摸索到。李教师曾经提到的“喉哨”不知是怎样吹出来的,请赐教一二。身边没有“哨友”可以交流一二,自己的水平也很难提高,曾试过把自己的声音录下来,可对着麦克风吹,从音箱传出来的有口哨声,还有风声,大大影响了效果,有时风声比口哨声还要大,实在是不理想。用吸的方法吹,就不存在这问题,但我不能控制自如。不知怎样有更多的锻炼机会。若能在李老师身边聆听就太好了,可惜又隔得这么远,实是天不如人愿。
顺祝工作顺利!

李老师:
你好!
真不好意思,这么久才回信给你。谢谢李老师节日的问候!
这段时间公司太忙,一天到晚疲于工作,这几天快要散架了。还好明天能补休,才得以喘口气。
我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认认真真地吹口哨了,但还是每天有吹,仍然是上下班的路上。我总有种感觉,现在吹得不如以前好了。我好象越来越难把握其中的技巧,吹出来的声音自己都不敢听,还有待李老师多多指教。
下面几段文字是您以前给我的邮件,我将其复制如下:(略)

我还想请教李老师一个问题,如果要把口哨录下来,用什么方法会比较好,因为我试过直接对着麦克风吹,录下的声音尽是噪杂声。还想听听李老师的口哨音和喉哨,我始终弄不懂喉哨是怎么吹出来的。
谢谢李老师。
祝:
工作顺利!
学生:梁道霁
2001-10-14


道霁友: 

你好!谢谢!如用普通话筒录口哨,一般不能直对着话筒吹,最好侧对着吹(请参考我网站上我的剧照),距离可调试;如习惯直对着吹,可给话筒戴上海棉罩。在专业录音棚就没有这些问题了。 

我的网站上已增加了口哨视听下栽。至于“喉哨”,关键在于在吹口哨的同时振动声带。 

我拟在网站上增加“往来信件”,如方便请将你以前给我的所有信件发给我。 

再次表示谢意! 

口哨李李立忠 

口哨李李立忠(L)与成都牧童短笛文戎(W)的7月29日的网上对话 

W:真的?口哨李,李老师,您好! (口哨是我的爱人
L:刚才是我家孩子,口哨李是第一次上线。我们共同的爱人(爱好)是口哨、口哨音乐。
W:弟子拜见老师!
L:不敢不敢,我们应该是口哨友、口哨迷。大家应该共同交流、共同提高。
W:请李老师指教──口哨怎样才能真正吹出“颗粒感”?(呼吸方面?,舌位方面?,喉部方面?)虽然我可以做到,但听鸟叫就觉得自己差了许多了…还有就是口哨的共鸣腔问题,我有所感觉但还没有彻底弄清楚…。(唱歌可以有共鸣腔,口哨也应该有共鸣腔。看了您的网站我有一个小问题:以我自己的体会,我觉得牙齿在口哨吹奏中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L:所谓功夫在诗外。我想你说的“颗粒感”应该指气息饱满。我正是在家乡的百灵鸟的鸣叫音乐中长大的。据哈尔滨大学范教授的研究,加上我的体会,牙齿有一定影响,但无大的影响。古代的一个调皮的小伙子曾经被人打掉门牙,但他说幸而还能啸----吹口哨。
W:是啊!鸟叫起来一点也不刻意,一点也不费劲…。我的气息还不能做到十分流畅(鸟似的),您是怎样练习呼吸的呢?
L:如能轻松模仿鸟鸣、特别是百灵鸟,则吹奏歌曲易如反掌。我的楼上有一百灵鸟,他鸣叫时,我以模仿回应,他则与我对话。我一旦加大难度,它就不敢叫了。真有意思。
W:啊,能把鸟吹得满脸羞!(您对太极拳的总体感受是甚么呢?)李老师,您编写一本 口哨教材 好么?这样对推进国内口哨水平一定会起到不小的作用…。李老师,口哨难度关键在于把握甚么呢?(吹普通的歌曲倒没有甚么,但要模仿竹笛等乐器就觉得不简单了
L:也有同感。我想,乐感是第一位的,其次略通音律也很重要。不记得小时怎么就会口哨了。挖野菜、拾柴时经常与鸟对话。12岁开始练习外家拳到大学毕业。后习太极。我想都有有关系。我体会,练习半小时的太极相当于1小时的口哨练习。
W:是啊,音乐的目的本来就是表达人类的情绪和感觉的呀……(音律指的是乐理知识吗?我在这方面有很大的空白──音律对口哨的支持表现在…?)。我自小在家里因为吹口哨与家里斗争得你死我活…(我父亲说我一吹口哨,他马上就血压升高…)
L:我学的是吴式太极。师傅至今还不承认我是他的弟子,尽管我断断续续学了十来年了。我的感觉是可很快进入状态--有气感。练习后神清气爽。
W:气感 是一种甚么感觉呢?(为了提高口哨的技巧,我练习过一段时间美声唱法…,气感是不是感觉下腹靠后腰有一团很有弹性的取之不竭的气体?(也许我说得牛头不对马嘴?))
L:我爱人也曾说我的口哨是噪音。从我开始上外边正式演出,她就转变了----近几年开始鼓励我---要我走向世界。
W:是不是一种:“通”的感觉。(您练习了这么多年的武术,一定深刻地理解了这个字吧?)。我觉得口哨的表现力其实是很强的。(我觉得鼻腔、口腔、喉、气管、支气管其实仿佛一支竖笛(共鸣腔?)我希望我真的能感觉倒自己整个人变成了一只竖笛…)
L:气功很多,不敢胡练。我练习过“真气运行法”。体会到大小周天的运行。通只是一定阶段的感觉。真正入静后,什么感觉也没有。(口哨)只是(靠)身体的几部分是达不到高境界的。我想你的希望的感觉就是最高境界。
W:哦,我正想进一步请教,您就已经回答我了… (容我胡诌:是整体的放松协调而有力,对不对?
L:普通人的口哨只能表现欢乐的说法太过肤浅。其实它可表现各种情感。
W:说得对!:
(BBS:①口哨的表现力很强──细腻、柔美、欢快、悲伤、轻松、严肃……;
②吹口哨不用买乐器──随身携带,顺嘴即来,吹出一个彩色的世界;
  ③可以做别的事情── 一边做事一边吹口哨,顶顶享受哦!
2001.07.2 牧童短笛)
我喜欢合唱,口哨合奏(合吹)一定感觉也不错吧……
L:身体本身是一个系统,如一只笛子。会吹口哨的人很多,但只限于小声吹,音量一大就不行了;这就是系统的事儿。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有机会我们合奏!我想,你也没用“午膳”,咱们是否用膳?
W:是啊,音量一大,音高一高,气就紧了,声音也干瘪了──这个系统各个零件不匹配了。(怎么个“用膳”法?)
L:胡乱吃点,我只好吃他们留下的。你呢?
W:啊,说着说着就来了,你们想必也美味佳肴摆上了吧。 (下次再聊,认识您儿子、认识您这个朋友──真让人高兴!)再见。
L:再见!!!


美国口哨家罗伯特 · 斯戴蒙给口哨李李立忠的邀请信 

亲爱的李立忠先生:

我清楚您的口哨音乐才能并邀请您出席我国的口哨音乐节。该口哨音乐节的名称为“Puckerama 2001”,将于2001年10月18-21日在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市举行。 

有关该口哨音乐节的信息可在网址为www.thewhistler.com/puckerama2001.htm的国际互联网网站上找到。请您出席对我们来说是一次十分难得的机会。

诚挚的

(罗伯特 · 斯戴蒙的亲笔签名)

罗伯特 · 斯戴蒙,口哨音乐节协调人(组织者)

2001年8月25日


美国74037-4113(918)298-2445俄克拉荷马Jenks市第5南街122号

网址 www.thewhistler.com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口哨李李立忠与上海方小庆的讨论 

口哨李先生:
我也是口哨爱好者。请问有关吹口哨的世纪记录有那些?在那些网站可找到这些信息?
祝您的网站兴旺!
[email protected]

李立忠先生:
很高兴见到您的回信。
我叫方小庆,45岁,上海人。我想了解的是“世界记录”,而不是“世纪记录”,可能上次写错了,请原谅。
经常听说某人可用口哨吹出“三个八度”或“四个八度”,概念模糊。如果仅以“几个八度”来衡量口哨的音域,我可以吹出四个八度加三度(当然是乐音)。但我觉得仅以音域来作为吹口哨的能力指标是不够的,还应加上最低音的音量指标,以及最高音的持续时间指标。至于口哨音乐的表现能力(如圆润、洪亮、颤音等技巧)
则较难用“指标”来描述。这些观点不知然否,请指教。
谢谢!

方小庆


方小庆先生: 

您好!我同意您的观点:口哨音乐在于它的表现力而不在于它的音域。如您有意创立中国或世界基尼斯口哨音域纪录,我祝您成功!据我所知目前世界上好像还没有这方面的纪录。

希望能更多地了解您。

口哨李李立忠


口哨李李立忠与兰州任小伟的讨论 

(无论你会不会吹奏口哨,只要你喜欢口哨或口哨音乐就可加入中国口哨音乐协会)------我感觉这样一来,口哨协会会变成大杂烩聊天室一样,任何人都可以随便出入,会矢去协会的意义。不知您有何看法?(任小伟通过OICQ 传送)

小伟: 

你好!报名表和QQ信息均收到。我筹建口哨音乐协会的初衷是将众多的口哨音乐爱好者聚在一起,在此基础上发现口哨好手、口哨高手和口哨家,再成立口哨家协会。我会将报名表做些调整,分出口哨等级。你看如何?希望你多出主意、想办法,推动我们共同的口哨事业向前发展。 

口哨李李立忠